第70章书版番外‧Loving in 波士顿

上一章:第69章书版番外‧有一天你会遇到一个彩虹般灿烂的人

努力加载中...

沈熹选择了水。

何之洲也看着沙发里的女朋友,眸光清透温润,藏着浅浅的笑意和宠溺。

沈熹这枚学渣来到这里也被这里的文化底蕴熏陶了一遍,眨巴着求着的眼睛环顾着四周建筑,她把心里的想法分享给何之洲听:“说不準今天跟我擦肩而过的路人就是以后伟大的科学家呢。”

沈熹赶紧点点头:“嗯嗯,没听懂。”

何之洲咳嗽,看了眼沈熹行李箱里的一大堆东西:“私奔带不了那么多东西,跑不动。”

何之洲眼里有一丝疑惑,探究地看着她:“没有听懂?”

两人太久没见面,就这样简单地看几眼都觉得是欢喜又幸福的事。语言似乎已经显得多余。

沈熹坐在柔软的沙发里,抬眸看着何之洲。

哎,小气吧啦的男人。

何之洲“嗯”了一声,心里有个声音回应了这份难挨的思念。

波士顿是一个美丽的港湾城市,坐落着闻名世界的高端学府,这里诞生了八位美利坚总统,众多诺贝尔获得者的科学家在这里工作、学习。

虽然薰衣草已经不再新鲜,沈熹也好喜欢。她从来都是一个捧场的人,何况是何之洲特意给她準备的。

沈熹暑假要飞过来待一段时间,何之洲开始做迎接女友的準备。他不打算做一个君子,所以这次没有再腾一个房间出来,不过他要给沈熹準备一张电脑桌,这是她在电话里的要求。他忙到没时间陪她的时候,她可以消磨一个人的时间。

......

饮料?他貌似真忘记準备沈熹喜欢的果汁饮料。何之洲想,他应该再买一个榨汁机。现在他这里只有咖啡、酒以及水。

何之洲抿了下唇,听沈熹继续说下去。

“哦。”何之洲稍微翻译了下,“聊了简单的工作内容而已。”

沈熹突然有点儿眼眶泛红,男朋友在身边的感觉真好啊。

何之洲在MIT遇上了熟人,AC的在读博士生艾布特。艾布特兴奋愉快地朝他们打着招呼:“嗨,朋友,我在这里。”

沈熹也想上前拍一张。

“这样吧,为了让你适应工作强度,我打算再休息一个星期。”

何之洲双手放在沈熹肩头,外头的阳光从纱窗偷漏进来,静静悄悄。

“因为我以后老公就是科学家呀!”

何之洲带沈熹走了过去,沈熹乖乖站在男朋友身边,扮演着淑女。她英语算是突飞猛进,基本能听懂何之洲和艾布特的对话。

“想你。”沈熹低声地诉说她堆积了好久的想念。她和他相距一万两千多公里,距离是什么概念,异地恋之后她才有明确的体会。

沈熹拉着何之洲来到MIT最着名的图书馆,漂亮的建筑以纯净蔚蓝的天空为背景,彷彿是一件艺术品。外面的偌大草坪上有一位长发英俊的男人正拉着风琴,轻轻吟唱着异国他乡的小调,风景宜人,歌声悠扬。

何之洲插着裤袋,轻轻“嗯哼”一声。

不过等何之洲大发了艾布特,沈熹假装问起何之洲:“你们刚刚聊什么了?”

“何之洲,你这个昏庸被美人迷惑的中国男人,居然专门为了女朋友请了那么长的假,你不知道你的工作现在都安排在我这里了!”

沈熹顺势伸手抱住何之洲。

傍晚回去,路过大街上一个人扮演的大型米老鼠,何之洲对她说:“不是喜欢米老鼠那吗?拍一张吧?”

MIT校园绿树白墙,到处都是成群结队的学生,不远处现代建筑楼前方的绿草地坐着都是一张张年轻的面孔,校园的道路绿树成荫,细碎明净的阳光穿过层层叠叠的绿叶落下来,树冠长着沈熹叫不出名字的花儿,然后听着何之洲给她上科普课。

何之洲轻易发现细小的情绪问题,俯下身望着沈熹微红的眼圈,只见他清亮水润的眸光有一丝可爱的红,他低声询问:“怎么了?”

这条不够热闹的街,阵阵香气随着微风瀰漫在清晨微凉的空气里。花篮里都是刚割下不久的薰衣草,紫蓝色的小花朵上还噙着露水,在透亮的阳光下闪着水光。

骗子!睁眼说瞎话!刚刚的对话内容明明是:

男人不缺听众,结束了之后不少女孩儿请求合照,男人温和地答应。

因为这五美元一大捧的薰衣草,何之洲又花了一百多美元买了一个好看的花瓶。最后插着薰衣草的白色花瓶放在他给沈熹準备的电脑桌上。

一室幽香。

粉色卡通水壶,沈熹喝了两口递给何之洲,何之洲接着喝了一口盖上瓶盖。沈熹瞄了一眼,还真是一点儿都不介意呢......

何之洲替她拿着水瓶,轻轻“嗯”了一声,配合着沈熹说话。

她每天都有想他。

裸奔?亏她想得出来!何之洲嘴角轻轻地扯起,牵上沈熹的手,带她出门吃饭。

爱情如雨的荒草,因为某个契机的到来,便开始疯长蔓延。

何之洲回来的时候路过街头卖花的老太太,从满头银发的老妇人这里买了一束新鲜的薰衣草。

终于见到了。何之洲靠在门口瞧了一会儿,直接伸手抱住了眼前的女孩儿,心里微微叹了口气,他好像忘记买新鲜的花儿换掉快枯萎的薰衣草了。

结果沈熹搞错了航班时间,隔了三天后的清晨,才拖着大大的行李箱立在他公寓门口,笑着问他:“请问我男朋友在这里吗?”

休息了一天,第二天何之洲带沈熹逛名校。

沈熹应该会喜欢吧。何之洲想。

“不过我可不在乎。”沈熹又说。

何之洲把水瓶递给沈熹:“喝口水。”

“特意为我準备的?”沈熹直接问。

男人的浪漫,男人的忘性!

第一站沈熹选择了何之洲进行读博的学校,MIT,世界理工之最。A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y位于麻萨诸塞州的波士顿,查尔斯河将它与波士顿的后湾区隔开,同时AC科研院坐落中间,何之洲的公寓也在这附近。

沈熹可是计画了好多事情,飞机上她还琢磨了许久“久别重逢”的话语,她还做了好几个旅游攻略,导游就是她的男朋友......可是她突然说不出话来,脸颊慢慢泛起了红光,思念里夹着丝丝羞涩,明明开心得难以自己。

因为沈熹的到来,何之洲特意请了一星期的假期。沈熹要在波士顿待一个月,带了满满一大箱行李过来。沈熹将行李箱里面的衣服挂到衣橱里,她转过头说:“我怎么有一种私奔的感觉。”

沈熹抓抓头髮,不客气地开口:“我漂洋过海来看你,连饮料都没得喝吗?”

何之洲没有想到自己心里会住上一个女孩儿,她以出乎意料的方式闯了进来,措手不及。结束了一场充满幻想的梦境,梦散了,她留了下来。

她这样说的时候,他觉得沈熹真好。她有她的任性,也有她的体贴。

沈熹有她的强词夺理:“没有行李的私奔不叫私奔,它叫——裸奔。”

何之洲租的是公寓套房,一个大卧室一个书房。乾净洁净的房间还摆一排大书架,上面都是各种专业书;书房已经有一张大书桌,对面就是他给她特意準备的小书桌,漂亮的花瓶插着可爱的薰衣草。唔......两两相对。

何之洲到冰箱里拿了一瓶水递给女朋友,递出去之前习惯性捏开瓶盖。这是他和她交往期间养成的习惯,似乎暂时的分别并没有改变什么。

何之洲一句话打断了她的念想:“你要是让我给你和其他男人合照?”

或者有时候幸福也需要消化一下。

沈熹:“~~~(>-

沈熹参观起何之洲在波士顿的公寓,除了那瓶薰衣草之外,其他都非常男性化,东西很少。客厅的沙发、电视机和酒柜,都是房东购置的,装修是北美风格,简单又大方。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