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章

上一章:第60章 下一章:第62章

努力加载中...

沈建国闭上眼睛,觉得空调有点冷,让何之洲调高几度。过了会,他想到什么事,不满地问了一句:“你们睡觉,温度都调那么低么?”

啊啊啊啊啊啊啊,何神,你不能对你未来女朋友那么凶啊!!!

沈建国喜气洋洋地满载而归。

沈熹改口:“是林煜堂。”

豆豆:“还好,就是比较疼。”

沈建国说:“你是你,你父母是你父母。只是以后熹熹肯定要面对你的父母,在河之洲,你能明白我的顾虑吗?”

卧槽!原来将心比心是这个意思。

什么是父母,他三岁的理解是这个世界最重要的人。

何之洲弯了弯嘴角:“将心比心。”

——

何之洲活活挨了一脚,后半夜几乎没有睡着过,他想到自己在美国分居的父母,情绪已经淡淡没有任何波澜。

沈熹也是有脾气的人:“再见。”

沈熹觉得这个时候吧,就不分你我了,四级成绩都是两人一块儿考出来。所以她对何之洲的称呼也应该更亲切一点,比如……

沈熹拿着手机,果断取关。秀奢侈品就算了,秀四级成绩单根本不可原谅!然后她取关的时候,发现陈寒早已经对她取关了。

何之洲走到沈熹身边,“沈熹特意交代我的。”

沈熹坚决不查:“我要等我家大神回来一起查。”

沈建国的车停在前面广场的地下停车场。沈熹挽着老爸的手,陪他走了一段长长的路。昨晚下了一场雨,路面湿漉漉的,但空气很清新。

何之洲话不多,直接伸手关灯。

沈熹继续有气无力。

何之洲平静地靠在床头,他怎么会不明白沈建国的担忧。只是这么多年,他一直抱着“父母是父母,自己是自己”的原则办事。

何之洲把沈熹捞到怀里,摸摸她的额头:“发烧了?”

“不准再到超市做推销员了。”沈建国再三叮嘱说,上车之前从皮夹里拿出一张卡。这是他的副卡,以前沈熹吵着要,他都没有给她。一直以来,他想让女儿有一个富足自信的灵魂,又怕她染上拜金浪费的坏毛病。

夏维叶四级没过,主动打电话过来问候,先问她过没过,然后试探了两句:“沈熹,你知道陈寒跟谁谈恋爱吗?”

沈建国也有点震惊,他从车里下来,颤巍巍地接过何之洲递上来的东西,“你怎么……知道我爱吃烤鸭?”

六岁的他已知道,不是每个小孩都是父母都是爱情的产物,这个世上也不是所有的家庭都是相亲相爱的。

晚上何之洲在卫生间洗澡,水声哗啦啦。沈熹趴在书桌上记背何之洲给划出来的单词,她被何之洲鼓励了一番,心情满满都是正能量。

“堂堂在吗?”电话里是女孩子的声音。

“乖,现在去看卷子吧,我放在客厅了。”

何之洲:“谢谢。”

何之洲真想不到沈熹会哭,他抱沈熹在沙发坐下来,把从公司拉出来的成绩单递给她看:“你看看后面考的。”

沈熹给何之洲打电话,弱弱地提醒他:“何大哥,四级可以查了。”

45分、36分、25分……

沈熹情绪波动太大,眼泪轻易掉下来了,她拍打何之洲:“你故意骗我。”

沈熹觉得自己那么大还像小孩一样被教训,但心里却被教训得暖洋洋的。何之洲也对她说过类似的话,比如:“花钱是一种社会资源的再分配,它不是一件多坏的事。”

沈熹故意不说:“我不知道,你知道吗?”

是不是爱让人懂得体贴,她开始心疼老爸和何之洲了。

何之洲拍拍她脑袋:“看来是真的难过。”

沈熹都震惊了,她以为何之洲早上出门是去上班,没想到他那么懂事啊。

沈熹还真有点感触:“赚钱不容易啊,我以后绝对不会铺张浪费。老爸,这些年您辛苦了。”

何之洲冷冰冰:“我没有妹妹。”

呜呜……她已经做怕了真题,求过啊!

沈熹真不敢查,好几次登陆了查询页面又退出。没错,她心脏就是那么脆弱。四级是她生命不可承受之重。

沈熹:“没办法,我也挺怕疼的,凑活吧。”

何之洲答应下来。

沈建国嘟囔了两句,踹了何之洲一脚来洩恨:他就不相信自己如花似玉闺女,何之洲这种小青年能把持的住!

过了几分锺。何之洲回拨了电话:“你叫什么?!”

何之洲正在沖澡:“你接吧。”

沈熹自己也不好意思起来,她这次四级能过还真感谢何之洲前面的听力和作文。她主动亲亲何之洲的嘴:“何之洲,谢谢你!”

第二天,沈建国吃了未来女婿做的早餐,由沈熹送他下楼。

偏偏打电话的人十分执着,联系拨了好几次。他十分有脾气的下床,接听了电话。

【小剧场】

外面无意听到对话的何之洲生气了!他怎么会只有八厘米,沈熹又不是不知道!!!!他推开门,沈熹一手拿着手机,一手拿着一只高跟鞋。

他到卧室找人,看到床上躺着一个伤心人。

何之洲在午睡,不打算接这个电话。

何之洲是在公司给沈熹查的四级成绩,他的电脑正在核对程序,借用了同组另一位男同事的电脑。他登陆查询页面,输入沈熹相关信息,电脑直到跳出成绩页面。

何之洲慢条斯理地从卧室走出来。

沈建国不相信:“那你体验出什么了?”

何之洲想告诉沈建国,他一定会好好爱沈熹,照顾她、珍惜她,以及陪伴她。他生命里好不容易出现那么一个人,好不容易老天给了那么点特别缘分。对他而言,沈熹不止是他喜欢的女孩,而是唯一喜欢的女孩。

男同事看了眼:“何神女朋友也是学霸类型吧。”

沈熹是难过成这样子的:“我四级没过……”

——

沈熹坐何之洲的自行车回公寓,她抱着何之洲的腰感慨:“原来你是出门买礼品啊,何大哥,我以前都不知道你那么会做人。”

沈熹看了眼手机屏幕显示的名字——“锺璟月”,走到露台接听电话了。

何之洲很快反应过来沈熹打电话来的意思:“你等下,我帮你查。”

沈建国语气不善:“不缺钱怎么去做推销员了?”

豆豆败了。

“八厘米哪够啊!”

何之洲:“抱歉,这里没有糖糖。”

小剧场一何之洲和沈熹的第一次接触~~~

沈熹不好意思:“其实我也想尝试一下,不过我的只有八厘米。”

沈建国也不想进行这种不愉快的话题,他豪迈地拍拍何之洲的肩膀,“我们睡吧,只要你以后不二心,真心实意对待熹熹,我就愿意把熹熹交代你手里。”

……

【小剧场二】

“老公,谢谢你。”

夏维叶被她气得说不出话,哼了半天挂了电话。

雨后初霁,小巷有轻风一块儿穿过,头顶薄阳还是朦朦胧胧的。何之洲说了那么动听的情话,沈熹却傲娇了,“我才不要当岳母,岳母太老了。”

沈熹:“……”

最后拍毕业照,站在他前面一个女生转过头跟他说话,他都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。

“天哪,十八厘米,你吃得消吗?”

沈熹没有要沈建国的副卡:“爸,我不缺钱。”

十几岁,他明白自己是独立的个体,一个人走过了最叛逆张扬的岁月。那些日子带着一股发霉的潮气,仿佛是抽屉里那包放太久的烟草。

沈熹不是一个嘴碎的人,她盘坐沙发上反问夏维叶:“陈寒不是跟你关系要好么,如果有人知道也是你先知道啊。”

沈建国翻了个身,又加了一句,“反正你做不到的话,我还可以打断你的腿。”

何之洲睨了男同事一眼,是不是太虚伪了点?!

沈熹性格属于越挫越勇,她刚承受打击,学习的动力还是很大的。她跟何之洲保证说:“我以后一定好好做卷子,再也不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了。”

——

心理作用向来很强大的东西,即使关系到结婚这件大事,他也觉得这是自己一个人的事。但事实没有那么理想化。

沈熹打了921宿舍里电话,宿舍里除了何之洲没有人。

“都说是体验生活了。”

沈熹贴着何之洲的后背:“何大哥,谢谢你。”

沈熹坐在沙发等,结果等了半天没有接到何之洲的电话。她明白地爬到床上睡觉,她什么话也不想说,只想在被窝里疗疗伤。

沈熹明白了,何之洲大混蛋!她放下真题卷朝何之洲跑去,何之洲拉住她,然后将她抱了起来。

“……”沈建国半天说不出话来。沈建国眼泪窝浅,沈熹几句话就让他心暖得想落泪,最后他摆了摆脸说:“钱当然是拿来花的,而且要花得舒坦舒心,只要不拿钱做坏事,这钱就花得有意义。”

沈建国努努嘴:“不用谢!”在河之洲谢得他肉疼!

老公……何之洲把手覆盖在沈熹脑袋上,最后将她揽入怀里,轻轻发问:“熹熹,你知道男女关系发展到什么程度,才可以叫老公么?”

何之洲挑了下眉,大神架子十足。

你们……沈建国话里有陷阱,何之洲没有跳下去,他淡淡来一句:“沈熹那边估计比我要高几度。”

其实何之洲大一的时候,已经跟沈熹接触过一次,不过是在电话里。

沈熹有气无力地摇摇头:“没……”

何之洲缄默不语。

他的家庭因素很重要,还有可能成为沈家人考虑沈熹是否幸福的重要因素。

何之洲一阵肉麻:“他不在。”

沈熹有点失落:“好心哥哥,堂堂手机关机了,等他回来你可以让他回我个电话吗?”

何之洲碰碰她的脸:“那是怎么了?”

——

他是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,抽最凶的时候一天可以抽掉一包半。他高中转了两次学,至今不记得几个高中同学。

436分,马马虎虎,后面惨不忍睹。何之洲蹙了蹙眉头。

何之洲:“……我也不知道。”

陈寒最先在微博晒出四级成绩单,以及一件大牌奢侈品,文字内容更是秀恩爱秀得令人发指——“成绩超过一百多分,项链是亲爱的奖励,本是奖励一趟出国游,怕麻烦的我还是不要了,偷笑偷笑偷笑。”

四级成绩出来了。

何之洲骑车穿过小巷,送走了老丈人,声音愉快得如沐春风:“我抢走了你爸小棉袄,如果再不懂事,你爸岂不是更伤心了?”

沈熹扳着手指:“如果过了,你打个电话给我,不过就算了。”

男同事凑过头来看:“何神,你帮谁查啊?”

何之洲不想答应。

沈熹:“……”

沈熹把唠叨的沈建国送上了车,正要关上车门,何之洲过来了,手里还提着好几袋礼品,以及两只烤鸭。

豆豆四级也没过,差三分。沈熹在电话里温柔地安慰了她一番,豆豆伤心地表示:“阿熹,现在只有你也不过才能安慰到我,其他都是扯淡……你到底查不查啊!”

何之洲放在床上的手机响了。沈熹萌萌哒地跑到卫生间的门口问:“何之洲,我可以接你电话吗?”

何之洲哂笑一声,脚踩踏板,一下就骑出了老远。

何之洲弯了弯嘴:“我给你买了一份真题卷子。”

“女朋友。”

沈熹里面道谢:“谢谢好心哥哥,哥哥再见。”

上一次成绩,也是林煜堂帮她查询的,她还记得林煜堂刚查出成绩的可惜表情:“熹熹,明天我陪你买一套四级真题吧。”

何之洲冷淡提醒她:“你不告诉我叫什么,我怎么给你带话?”

何之洲这辈子还没跟几个人说过谢谢。他从来不会麻烦别人,更不会求人。但这一次,他真心感谢沈建国,感谢他对他的信任,放心把沈熹交给他。

沈熹趿着拖鞋去客厅找卷子,卷子何之洲放在沙发上,试卷旁边还放着好几本资料书。她没有任何心情地拿起卷子,眼睛眨了眨,为什么是六级真题卷?

有一天,沈熹跟女性朋友打电话。

沈熹:“什么将心比心?”

沈熹眨了下眼,她什么时候交代过了?!

晒得一手好料。

何之洲下班回来的路上,在新华书店买了一套英语学习资料。他回到公寓打开门,客厅静静悄悄。

何之洲有点开不口,过了会才说:“以后我也会成为岳父,不是么?”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