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0章

上一章:第59章 下一章:第61章

努力加载中...

何之洲只好把这个问题扩展一下,他问沈熹:“什么才算好身材,像你这样么?”

她肤白,白腻如同凝脂。后背的黑色胸衣带子鬆鬆地挂着,还没有扣上……

豆豆:“你必须请我吃饭,安慰我受伤的心灵。”

果不其然,半个小时后,沈建国来参观公寓了,后面跟着委委屈屈的沈熹。

沈熹:“比如……”算了,她干嘛要假设这种问题。

此时,有些事情既然做了,他就不希望马马虎虎结束。

沈熹觉得老爸对她有误会,解释起来:“我在体验生活。”

后背的带子没有扣回去,他扣了两下没扣上,直接放弃来到了前面。

“为什么?”

沈建国十分不屑,同时翻了个身。

他没有对路边女人假装绅士的习惯。

何之洲不发表意见,还算谦逊:“您说。”

外头华灯初上,繁华喧闹,里面有着另有一个天地。

“小寒,晚上到我家玩,我还有个礼物要送你。”

“我胸小。”

何之洲淡淡来一句:“她们不是我女朋友。”

……

何之洲望着天花板,不想说话,只希望这晚快点过去。

何之洲是中午吃饭时接到沈熹发来的短信,他后悔地按了按太阳穴,想了一下沈熹在超市做临时工的事,一下就明白了缘由——为什么沈建国要带沈熹回家。

两人都没有吃晚饭,之后两人又花了三十多分锺讨论晚饭吃什么。中间撩撩头髮、捏捏脸、拉拉耳朵……时间不知不觉走得很快,谈起恋爱总觉得时间不够用。

何之洲那么言简意赅,沈建国歎着气说:“你别觉得我烦,以后你生了女儿就知道了。”

沈熹眨眨眼,她好想明白了什么。她越想越甜蜜,最后嘴角忍不住翘啊翘。她假设了一个问题:“何大哥,难道以后你找女朋友,都要参照我的样子吗?”如果真是这样子,她好得意啊!

何之洲看都没看一眼:“不知道。”

很多时候沈熹就像一个调皮爱做坏事的小孩,被发现总能轻易卖求饶,故作小心翼翼地看着他,实际隐藏着胆大妄为。

何之洲蹙了蹙眉头,沈熹还在里面磨蹭,浑然不觉。他觉得沈熹实在太不注意了,想上前“提醒”一下她。

什么?

四级这件事,沈熹原本谈恋爱谈得都快忘掉,现在被豆豆反复提醒,心里压力无形增大了。何之洲上班之后,她逛超市的时候看到一个临时促销员的工作,无聊报名了。

何之洲把沈熹往自己怀里带,沈熹身上的衬衫还开着,他替她扣纽扣时,发现她里面的胸衣还没有穿好,他又把纽扣重新解开……这叫什么事呢!

沈熹:“爸……”

沈熹有一种做坏事被抓包的感觉。她红着脸,先拿起床上的一件白衬衫套上,不过拿错了,拿了何之洲的。衬衫套在她身上显得格外大,她没时间快速扣上纽扣,随便撩了撩打算去卫生间躲一下。

——

沈建国又说:“你知道作为一个男人,什么最重要?”

何之洲抓住逃往卫生间的沈熹,不明白了。他是那种会因为女朋友胸小骂人的男朋友吗?何况他又不是不知道她的尺寸!何之洲真想骂人了,结果低头就看到沈熹微微促狭的眼睛,无奈勾了勾嘴角,轻拍她脑袋,以示惩戒。

是遇上什么问题了?

沈熹要理由:“为什么呢?”

好吧,真是沈建国!沈建国指了指女儿身后大堆试吃饼乾:“不是要吃光才算完成任务吗?”

一方面她要找点事情转移重点,另一方面,她觉得自己还是要工作的。

好吧,沈熹妥协,回房换了一身长裙。何之洲顺手还给她捎上一条米色小披肩。

何之洲终于知道沈熹的睡相遗传了谁。他翻了个身,沈建国醒过来,老男人幽幽歎了口气:“跟我睡,你睡不着是吧?”

何之洲气得不想说话,随便她了。

何之洲:“……还好。”

空气仿佛热了起来。

何之洲还算镇定地招呼了准岳父。沈建国视线不停地打转,最后看到小房间的床,在沙发坐下来,第一句话就是:“在河之洲,你怎么能让我女儿到超市做临时工呢!”

何之洲骑着自行车穿过大路。陈寒正从丰田车里下来,她手里提着两个购物袋,都是国内一线牌子女装。陈寒先看到何之洲,羞耻感这东西在喜欢的人面前总会格外强烈。她一阵紧张,退回车里的时候,又觉得自己过于拘泥和小家子气,最后她大大方方走出来,与何之洲打了声招呼。

亲暱时间久了,最后尴尬都化成甜蜜。沈熹靠在何之洲怀里玩他衬衫纽扣,何之洲时不时低头亲亲她的嘴,一下是浅尝则止,一下又可以吻上好久,墙上锺表指针滴滴答答走着,仿佛在给他们亲密时间。

陈寒望着车窗里头的男人,笑着点点头:“好呀。”

沈熹以为何之洲故意挤兑她,她捣了他一拳,解释什么是好身材:“应该是火辣那种,像壮汉女朋友那样?”

晚上,明天才回H市的沈建国赖着不走,他自然跟何之洲一块儿睡,沈熹一个人抱着枕头睡小房间的弹簧床。

何之洲依旧是:“不知道。”

沈熹忍不住提醒他:“爸,你都快吃了一盒,都不需要购买了!”

“我为什么骂你?”

……

——

沈熹无语凝噎,趁着人不注意,跟着沈建国一块儿吃了起来。

——

沈熹僵了僵,心跳有点快,但没有阻止什么;她贴着何之洲胸膛,发现他的心跳不比她跳得慢,啪嗒啪嗒,十分有力。

沈熹充气又放气,放到一半,抬头就看到何之洲,以及他一张快要僵硬的脸。何之洲眼眸沉沉,里面翻滚着各种不良情绪。

他抱着沈熹坐在房间窗户旁的沙发上,简单的拥吻和抚摸,足足持续了一个多小时,爱不释手。

夏天哪有不露腿的,沈熹跟何之洲上诉:“其他女孩都这样穿。”

何之洲拽回了她,他一时搞不清沈熹心里想什么,低低问了句:“去哪?”

她嗤笑一声,何之洲这个对女性没有一点尊重的男人,根本不配得到她的喜欢。丰田车窗落下来,里面男人与她说话,他不够帅身材也不够好,但是他足够讨好她。

她有她得意洋洋的战术,他也有他毫无原则的妥协。

何之洲沉默下来,整个人如鲠在喉。

沈熹只好趁着沈建国不注意,偷偷给何之洲发了一条短信:“何大哥,我爸爸来了,他要带我回家……”

沈熹躺在沙发上问:“如果第四种怎么办?”

何之洲:“……”

沈建国不听解释,沈熹拼命解释。何之洲不好解释,他先拿着手机订餐,不知道这个时间还能不能订到好的餐厅。

沈建国哼了两声:“是责任和担当,你现在还年轻,以后面对的事情和诱惑都很多。我知道你长得帅,家里条件好,能力也不弱,以后主动贴上来的女人肯定很多。”

何之洲听到陈寒的招呼声,他睨了她一眼,直接从她身旁骑过去。

沈熹哼哼唧唧还算满意,想到一个经典问题:“何大哥,女孩的脸蛋和身材,你更在乎哪个?”

算了,还是C吧。

何之洲不知道壮汉女朋友是谁,沈熹又解释了一下:“他床上的娃娃啊。”

沈熹在超市正式上任,拍了一张照片发给何之洲;何之洲刚到S&N上班,手机嘀嗒一声,一张照片就进来了。

何之洲笑了两声,认同沈建国的话。

“你会骂我……”

何之洲深深闭上眼睛,用理性告诉自己:他现在最好自觉退出房间,然后将门轻轻合上。只是这样想,他依旧左手握着门把,立在门中央移不开脚步,任凭指尖微微发烫。

两秒,何之洲从她身边骑过去,仿佛一阵风穿过。陈寒立在车旁,心里静默又惨淡。突然她觉得自己前几秒反反复复纠结的情绪变得毫无意义。

沈建国再次醒来,就有点睡不着了。他找何之洲说话:“在河之洲,你要好好对熹熹,如果以后你做了让她担心的事,我一定打断你的腿。”

超市里,沈熹刚开始还觉得蛮好玩的;两个小时过去,她开始感触赚钱真是太难了。期间,她遇上两种人,一种矜持不肯试吃,一种是吃个不停。

一米五的床,俩男人躺在一起真有点拥挤。何之洲几乎贴着床沿睡,他都已经这样了,沈建国还嚣张地伸了一条腿过来。

沈熹咬着苹果:“好说好说。”

四级考试成绩三天后就要出来了。豆豆打电话通知沈熹三天后一块查询。两人友谊稳定,但豆豆还是明确表示:最好的结果是她们两个都过;第二好是自己过,沈熹不过;第三是两人都不过;最糟糕是沈熹过,自己不过。

这一扣一解,沈熹一张脸烧成了红苹果,她把脸往何之洲怀里埋,娇怯地吐出一句:“呜呜……太丢人了……”

何之洲低头吻上了沈熹,吻得来势汹汹,带着一丝青涩的情~欲味道。

何之洲回到公寓,第一件事整理出小房间的弹簧床,然后把沈熹的衣服全部搬到了小房间,营造出一种他和沈熹“清清白白”的假象。

沈建国喝了半杯水,心里想起另一件事,犹豫一番还是说出来:“前阵子我了解了一下你的家庭,也听说了一些你爸妈的事情。”

何之洲是在“玩弄”,出于男人的天性“玩弄”起来。他是一个正常男人,而且还是一个有着最容易沖动的年轻男人。他有他的理性和克制力,但他也有男人本性的渴望和沖动。

从头到尾,她自顾着脸红,因为过于尴尬,反而一句话也没有。

他的女朋友正穿着某饼乾的销售服,胸前挂着一个饼乾盒子,里面的饼乾是给超市客人试吃。

原来是那个……何之洲牵着沈熹过了马路,说出了答案:“脸。”

何之洲起床倒水,路过客厅,沈熹从小房间探出一个脑袋,对他“嘿嘿”笑了两声,他伸手将沈熹按推回小房间。然后到厨房倒了一杯水过来,端给沈建国。

沈熹后背的曲线是他眼里最美的风景线,他不需要看多少,已经能感受到她可爱精致的蝴蝶骨、柔软纤细的腰身,以及恰好好处的人鱼线……

何之洲:“沈叔……”

沈熹望着何之洲,水亮的眸子湿漉漉的;何之洲想起自己每晚那个湿漉漉的梦,梦到最后他和她抱在一起,从头到尾都是*的。

何之洲“嗯”了一声。

人来人往的十字路口,前面女孩们的长腿又白又直,沈熹挽着何之洲胳膊问他:“前面女孩的腿是不是很漂亮?”

同时,他手覆盖在沈熹的胸前,像梦里那样掌握它们,大小刚刚好;他不再有任何顾忌,他喘着气抵在它最敏感的地方,一轻一重地揉捏它们。

“必须选一个。”沈熹挠何之洲,“你再想一想。”

何之洲圈住沈熹,手心又开始发烫,然后他一双修长的手直接探进了沈熹衬衫里头。

“卫生间。”

沈建国越说越兴奋,最后从床上起来,他对何之洲说:“那个……我有点口渴。”

男性和女性思维的差异,让何之洲实在无法理解沈熹的提问,他反问她:“为什么我还要再找个女朋友?”

比如现在这个大叔,已经吃上好久了,还没有停下来地样子。

这个架势,沈熹有点吓住了,双手纠结地扯着何之洲的衣角。她和他是男女朋友,这样的行为很正常。只是他和她住在一起也有段时间了,他第一次如此亲密地触碰她。或许,她真被他营造出来的“正经”又“道貌岸然”的样子骗了。当何之洲如此熟稔地玩弄起来,她差点感慨一句:“原来他也会啊!”

……

沈熹不是浑然不觉,是低头调整充气内衣大小,因为太过投入都不知道何之洲过来了。她在C和D之间来回纠结,她想调整成D,又怕何之洲会误会她……

——

关于这个问题,何之洲还真是有苦难言。

沈建国担心了全天下父亲都会担心的问题,何之洲一时没说话,良久保证说:“我不会。”

何之洲看沈熹还算乖的模样,说明原因:“男人的审美与他第一任女朋友有直接关系。”

沈建国问她:“你怎么混成这样子?”

他直接旷工,从S&N出来,心情十分坑爹。

蜜桃……成熟了……

外头还有点热,沈熹想穿着短裤和小吊带出门,这些都属于年轻女孩很正常的穿衣配置,但何之洲不喜欢,非要她回房间换掉。

沈建国不相信,他心中对何之洲有气,好好的女儿交到他手里,都变成了打工小妹了。总之沈建国很生气,态度也很坚决——他要带沈熹回家。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