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章

上一章:第52章 下一章:第54章

努力加载中...

沈熹一边签收一边问外卖小哥:“谁订的快递啊?”

何之洲平实回答:“对,总要赚钱养家的。”

何之洲揉揉额头,他好想打人。

何之洲:“上厕所。”

何之洲回到客房,睡在左边的锺毓瞇着眼睛问:“表哥,刚刚你去哪儿了?”

尿床你妹!不懂就不要误会嘛!锺毓抬着下巴,轻飘飘扔出一句:“我昨晚睡在右边的。”

沈熹立在外头,捂着嘴挥挥手。

嘿嘿,她当然知道啦!沈熹端坐身子,有模有样说起来:“小月,你痛经吗?”

何之洲:“跟年轻没有关系。”

头顶是黑绸子一样的天,星光闪闪。沈熹仰着头数星星,刚数到二十一,天台的白色木门被推开,是何之洲来了,他身上依旧是白天那件衬衫。

这样的答案,有一种接地气的幸福感。沈熹从何之洲怀里抬起头:“那你赚了钱,会给我花吗?”

“妈蛋,当我7岁呢。”锺毓含糊地嘟囔了一句,翻了个身继续睡。何之洲把锺毓的胳膊放到另一边,笔直地平躺在右侧,闭上了眼睛。

锺毓强词夺理:“那为什么是我不是你。”

——

林煜堂被风吹得清醒许多,临走前对何之洲说:“谢谢你的提醒,如果我还有机会,就没你什么事了。”

小哥拿出订单纸看了看:“一位何先生在网上订的单啊,地址就是这里。”说完,把订单纸递给沈熹看。

卧槽!沈熹差点摔在楼梯上。她本以为沈建国问的是一个感情选择问题,结果是脑筋急转弯!

林煜堂和何之洲住在S市不同区,两人走出酒吧,凉凉的夜风就往衬衫里灌进来。天气预报已经报告了好几次台风预警。

沈熹不爽地“嗷嗷”了两声,怎么能这样欺骗她感情呢。何之洲按住她头,挑着漂亮的眸子问她:“想做什么?”

“不,我一个人住外面的公寓。”

沈熹托着下巴,她好想搬过去一块住啊!白天她和他一块儿出门工作,他上班,她打暑假工;晚上一块儿回来做饭,洗碗,出门散步。

饭后,何之洲和林煜堂一块到酒吧继续喝酒,两人都穿上了正式衬衫,彼此看不顺眼。林煜堂举了举手中的酒,开口说:“昨天我妈打电话给我,问我知不知道熹熹交男朋友了,我说知道,我妈骂我不懂珍惜。老实说,我喜欢沈熹喜欢得不容许她受一点委屈,可我妈,我爸,包括沈叔叔沈阿姨,都认为我对沈熹只有青梅竹马的感情,你说奇不奇怪?”

另一边的吴翎都听不下去了:“小月,你别听她瞎扯,我看她是无聊出病了!”

沈熹歪着头瞅着何之洲。贴心地保证说:“好了,就算真是你尿的,我也不嫌弃你,好不好?”

何之洲套上一件T恤衫,问她今天做了什么。

下午,吴翎和沈建国都不在家,爷爷也回老家住两天。沈熹看小月一副想出门约会的样子,直接放了她半天假,然后叮嘱说:“约会回来,顺便帮我带一碗西街口的凉皮吧。”

这跟落水问题有区别么?沈熹气鼓鼓上楼,走了几步回过头:“我都不救,我自挂东南枝去!”

——

林煜堂和何之洲都在S市,一个进了外企实习,一个加入新公司S&N做项目,都忙得要命,只有她闲得每天精分。

林煜堂最擅长心平气和,在这样浓浓的夜色里,说出这话的时,眉宇间还是多了一份戾气。

沈熹想想就羞涩起来,故意问:“公寓有几个房间啊?”

沈建国拍拍沈熹的头:“请保持住,加油,女儿。”

岁月里清秀男孩已经变成了的男人,要独自面对人生了,不像她还在家里吃吃睡睡。沈熹心情复杂,有惭愧,更多是自豪——那个陪她一起长大的男孩走上独立的人生路,他放弃舒适的生活,选择外面劈荆斩刺、负重前行的生活。大家都说理想很空,很扯淡,那是因为没有努力过……

不过沈建国还有自己的担心。在他眼里,沈熹喜欢堂堂太久时间;堂堂呢,对熹熹更多是兄妹之情。所以他有点担心熹熹与何之洲交往,只是意气用事。

何之洲把杯中的酒喝完,将空杯放在吧台上说:“我们走吧。”

“好。”何之洲直接凑过头给她咬,眸底微光浮动,细致的睫毛眨了两下,就直接吻了下去……

每天早上,沈熹先用“晨光熹微”发一条早安微博,然后“在河之洲”转发。傍晚用“何之洲”微博卖萌,“晨光熹微”转发。

女儿精分成这样子,连“风中的雄狮”都看不下去了,下班回来问沈熹:“熹啊,你是不是无聊疯了?”

沈熹认真地点点头:“不瞒你说,是的。”

何之洲真没想到自己最后关头还晚节不保。沈熹送他上车时,心疼地摸摸他的脸:“不要生气了嘛。”

锺毓哼哼了两声:“不科学啊,睡在我身边的人是你,又不是小泽玛利亚。”

“是吗?”何之洲终于回应了,淡淡开口,“我想你知道这一点,也是在沈熹与我一起之后吧。”

——

沈熹吐血。

“何之洲,你暑假就要工作吗?”沈熹开口问,声音轻轻的。

林煜堂笑了:“厉害什么,之前在学校还觉得自己挺了不起的,在公司……”

何之洲放下车窗,面子虽然丢光了,还是要跟女朋友认真道别:“我到S市打你电话。”

里面正在刷牙的何之洲,“啪嗒”一声,手中的牙刷已经掉在了盥洗盆里。

小月不相信地扯扯嘴角:“难道你蛋疼过?”

何之洲:“会。”

林煜堂不再说下去,沈熹稍稍想想也能猜到堂堂在外头的辛苦,肯定没有在家那么顺坦,她拿着手机说:“堂堂,如果累了就回家吧。”

何之洲在她身边坐下来,一时也没有讲话。沈熹感受到了一股沉静的气息。过了会,何之洲将手放在她肩膀,稍稍使了点力气,直接将她揽入怀里。

沈熹举起两根手指,保证说:“必须的!”

当小月掀开被子,看到床单左边的痕印,难以置信地看向锺毓,虽然什么话也没有,意思很明白——“卧槽,你居然尿床了!”

何之洲:“……跟女朋友也没有关系。”

何之洲:“不骂。”

林煜堂衬衫只开两颗扣子,他原本在饭桌就喝了不少酒,现在又两杯酒下肚,一张清俊白皙的脸变得红红的,他趴在吧台吐出一句:“何之洲,我比你更喜欢沈熹。”

沈熹眨了眨眼睛,眼睛有点乾涩。想起小时候有次堂堂摔倒了,膝盖流了好多血。她比堂堂先哭起来,哭到一半停下来问他:“堂堂,你怎么不哭啊?”

“你懂个屁!”沈建国没有底线地发问,“那我问你,如果何之洲和堂堂一块被坏人抓走,只能救一个的话,你救谁?”

沈熹听到何先生,就知道是谁了。

何之洲和林煜堂都在S市,工作关系还见了一次面。原因是S&N需要与林煜堂所在的公司签订代工合同,这个合同正巧是林煜堂所在实习组负责,所以就在饭桌上碰面了。

她收回视线,假装若无其事地看远处的城市灯火,脑里浮现上天台前他和她的对话。“想亲亲。”“好。”

何之洲倒车,转头看向车里的锺毓,神情彻底阴翳下来,如风雨欲来。锺毓感觉不妙,连拍窗户:“熹熹姐,救我!救我!”

门外传来敲门声,是勤劳的小月进来换被套床单了。锺毓悻悻地小月开门,何之洲直接到卫生间洗漱,外面的锺毓先下手为强了。

林煜堂僵住了。

除去最后的“尿床事件”不计,何之洲这一趟,还是给沈家人留下一个好印象。吴翎和沈建国,还有爷爷都默许了女儿与何之洲交往。

沈熹抱着何之洲的腰,又问了下一个问题:“如果我还是很败家,你会骂我么?”

沈熹打了个比方:“蛋疼跟痛经差不多疼,不过两种疼也不一样,如果说痛经是一种钝疼,慢慢折磨人那种;蛋疼就比较直接了,就跟电击似的。”

原因只有一个,壮汉跟沈熹一样无聊,每天也是混吃等死的状态。

锺毓还真不是小男孩了,大清早纠结地坐在床边,一副做错事的样子。何之洲掀开被子看了眼,立马明白了缘由,太阳穴突突突地乱跳着:“锺毓,你能不能回家再……”

小月:“偶尔。”

——

何之洲神色淡漠,不发表意见。

小月好久没出门约会,一下子就忘记时间,也忘了沈熹还在家苦苦等凉皮。

我是一个男人。林煜堂一句话就堵住了沈熹下面的话。

锺毓杵在旁边弱弱插话:“表哥,你别生气了嘛,你看熹熹姐多好,都说了不会嫌弃你……”

沈熹哪好意思,软软地拒绝说:“不用啦,小月快回来了。”

林煜堂换了一个方式:“或者我让李嫂过来给你做点吃的?”李嫂是林家的保姆,林阿姨的同乡人。

沈熹老实回答:“没人在家,小月出门给我买凉皮还没回来。”

沈熹更心动了。

林煜堂:“到我家吃吧。”

何之洲眼睛开始冒火:“沈熹!”

——

何之洲:“……因为没你满肚子邪念。”

最近,沈熹常常说“闲得蛋疼”。小月就有建议了:“熹熹,难道你还知道蛋疼是什么感觉?”

沈熹更感动了:“何大哥,你真好。”

吴翎懒得搭理女儿,直接出门办事。

沈熹点头。

家里的门铃响了,沈熹以为小月回来了。她快速穿鞋开门,结果外面不是小月,而是送外卖小哥。可是她根本没有订外卖啊!

沈熹态度不好:“这些我都比你懂。”

当时堂堂真疼得厉害,但他告诉她:“熹熹,我是一个男孩子。”

沈熹可怜地看着自己亲妈:“妈,你太了解我了,我真无聊得病入膏肓,求你放我出去勤工俭学,赚钱养家吧。”

“真不用,我自己能解决,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。”沈熹笑呵呵换了一个话题,问林煜堂实习情况。林煜堂只是简单说了说,她听出了“前途无量”的感觉,“堂堂,你真是太厉害了!”

沈熹一一汇报,然后再次感慨好无聊。她通过视频看了看何之洲住的房间,发问:“何大哥,你住在家里么?”

何之洲眼底有笑意,仿佛看到了沈熹心中所想,直接问她:“要过来玩几天吗?”

沈家人的脑回路都有点特别,何之洲离开后,沈建国亲自当起了女儿的感情老师,如何教导沈熹用正确的人生观和爱情观对待感情问题。

何之洲:“在家乖点。”

沈熹的脑袋从沙发冒出来,幽幽道:“老爸放心,还差一点才能疯……”

最后等不到凉皮的沈熹,摸着咕噜咕噜直响的肚子,发了一条表达饑饿的微博。她刚发微博没多久,就接到了林煜堂的电话,他开门见山问她:“还没有吃晚饭?”

何之洲摸了下沈熹的头:“不骂,直接打。”

何之洲用毛巾擦拭短发,回答:“还有一间小的。”

小月:“……”

“你给我滚上去!”何之洲直接把锺毓拎上了车,自己坐进驾驶座。

“熹熹,我是一个男人。”

沈熹坐着不说话,心情有点尴尬,有点羞涩,还有一点甜蜜。在这样的夏夜里,有一个人愿意陪她上天台。

锺毓红着脸解释:“我年轻嘛,控制不好……”

“哎呀,熹熹你不能这样啊。”沈建国追上来,“如果这样,你的爱情观不就出问题了么?最好的答案是你完全可以带上爸爸,咱们两个人就可以救两个了啊,对不对!?”

沈熹:“咬你!”

何之洲回到公寓,洗澡出来与沈熹视频,直接光着上半身。视频里的沈熹捂着眼睛:“何大哥,你快把衣服穿上!”

外面,小月难以接受地看向卫生间的“沈家未来女婿”,呜呜哇哇哇哇哇地跑出了客房,好幻灭啊!!!她对不起男神吴亦凡啊!!!

何之洲快速换档,油门踩下去,车子“嗖”的一声,已经开了出去。吓得里头的锺毓哇哇大叫:“表哥,我错了……我真错了……”

——

何之洲别过脸。

风儿吹吹,沈熹坐在天台的铁艺长椅上,大晚上她还特意换了一件裙子,夜风吹动裙摆,窸窸窣窣地刮着她小腿。小月在天台种了很多花草,花草中间有一个大理石搭建的泉池,里面藏着一汪池水,池水藏着一轮浅浅的月。

“哦,我可不是当什么好人。”何之洲走了两步,侧过脸说,“我能提醒你,就不可能给你机会。”

锺毓继续给自己辩解:“大概是因为我还没有女朋友吧……”

喧闹的酒吧里,何之洲和林煜堂简直都是嫩得能掐出水的社会新人。他们前脚刚要走,后脚就有女人来搭讪,何之洲拿起椅背上的西装,凉凉地扫了一眼,搭讪的女人立马自觉往后退。

沈熹吃外卖前,先发了一个微博,满满都是幸福即视感,刚发了微博,壮汉就来评论了。壮汉每天混迹在“在河之洲”和“晨光熹微”下面,插科打诨,卖萌求存在感。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