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章

上一章:第19章 下一章:第21章

努力加载中...

凌潮汐欲言又止,忍住不计较。

沈熹顺利过关,她转过头看向何之洲,何之洲坐在沙发的最角落,手里玩着骰子,他本要生气的,一团气都在胸口绕了个圈,结果气没出来,嘴角先勾起来了。他从来没想过“自己”这辈子还可以如此耍贱!

中午,大伙一块儿从图书馆的报告厅出来,凌潮汐也终于从女厕出来了,她眼眶红红的,但脸上还保持着淡淡的笑容。

何之洲刚回来,沈熹正被大家逼问——从小到大做过最恶心的事是什么。

机灵的猴子连忙把壮汉推到中间,挡住林煜堂的视线。他对这对肆无忌惮的男女已经没办法了,只能让老三委屈点了。

因为沈熹的关系,W科技队没有顺利晋级。凌潮汐比赛结束就跑去了厕所,直至她的队友来找林煜堂。

“对啊,真没想到他还是一个小调皮呢。”

——

猴子和林煜堂纷纷转过头,虽然有点惊讶,不过毕竟都是真男人,过了会,也都淡然接受了。不就是撸一撸的事吗?

何之洲眼皮都不眨一下:“因为我不想被人看到——何之洲抱着大西瓜闯进KTV,跟名声比起来,吃丁点西瓜对我没有任何诱惑力。”

壮汉在林煜堂身边小声说着:“老三,绝对是演戏!”

半个小时,猴子回来了,手里还拿着一本书和一支笔。他环视了整个宿舍一眼,对里面的三只说:“今天会议内容非常重要,有一件大事需要跟你们传达一下。”

啦啦啦……

这种猥琐又能活跃气氛的游戏,明显是壮汉想出来的,结果第一轮输了的人也是壮汉。

921宿舍聚会,沈熹当然要跟去,何之洲把她拉住:“不能去!”

真正的男人明明在这里……好吗?何之洲看着面色十分平静,内心已经是一片翻江倒海。

下午要换评委,沈熹顺顺利利地从评委席功成身退,她迈着优雅的步子走下来,结果刚走下来,W科技队的四辩正一脸不爽地看着她。

猴子让“沈美人”点歌,何之洲摆手拒绝了。他看着大理石上的西瓜,想不明白沈熹到底是如何在他眼皮底下把西瓜藏进来的……

兄弟如手足,女人如衣服是也。不管怎么说,沈美人跟老三谈,还是跟老大谈,不都是921宿舍的人谈么?壮汉觉得两者并没有明显区别,反正没跟他谈。

沈熹和何之洲的晚饭没有跟猴子他们在一块,因为沈熹对着凌潮汐吃不下饭。她跟何之洲在老地方吃了西餐,结束之后,她坐在何之洲的自行车出发去KTV。

沈熹: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……我撸不出来的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林煜堂轻轻“嗯”了一声,虽然沉默不语,心里已经将猴子的话听进去了。他也觉得沈熹和何之洲演戏的可能性居多,这样想想倒是能让自己淡定一些。

何之洲无情地拒绝了:“不用,多谢。”

猴子轻咳一声,开始说了:“就是……我们宿舍被选中男大学生精—液—健—康—抽—查啦。”

好吧,够恶心!猴子顺利过关。

居然被猜中了!沈熹反问何之洲,“为什么不答应啊,我买来你也可以吃啊。”

沈熹又看向林煜堂:“还是……林煜堂,你想去女厕所吗?”

“谢谢老大。”壮汉说,然后一把夺了过来。

何之洲态度很坚决:“我宁愿让大家觉得我不合群。”

【小剧场】

沈熹苦着脸说:“当然要去,我代表的是你,不然大家会觉得你不合群的。”

何之洲骑车来到路口,因为人多了,沈熹很自觉跳下车。何之洲也下车,自行车由沈熹推着。初夏的街头有很多卖瓜的大卡车,沈熹有点想买。她对何之洲说:“你先去KTV吧,我要先买个东西……”

小调皮……何之洲背靠椅背,嘴角发出两道凛冽的“呵呵”声,然后一张脸再没有其他的表情了。直到猴子突然碰了下他的手臂,递过来一条巧克力:“沈美人,吃吗?”

沈熹得寸进尺:“何大哥,经过我刚刚的测验,你属于屈打成招的类型。”

凌潮汐明天回W市了。

沈熹熟视无睹。

何之洲不可思议地眨了下眼睛,完全震惊了,他问沈熹:“你什么时候买来的!?”

对话太美,猴子和壮汉都不敢听太多,更别说是林煜堂了。他坐在壮汉身边,心情郁结地看着大屏幕。壮汉凑过去安慰他说:“一切都是假的,一切都是假的……”

“好吧,别用太多。”沈熹有点捨不得地把精油递给壮汉,强调说,“这个很贵的。”

——

最后大家一块儿玩起了牌。输了的人就说一件人生中做过最恶心的事,如果大家都说不恶心,就要连喝三杯啤酒。

沈熹嘟着嘴,不开心。

“好吧。”沈熹对何之洲说,“那我回宿舍哭一哭。”

何之洲拉住沈熹的手,又妥协了。以前他不轻易改变自己的原则,现在,他已经没有原则了。

去个头啊!林煜堂现在哪有什么心思,他直直盯着沈熹和何之洲抓在一起的手,气得说不出话来了。

壮汉:“啥?”

不然他能怎么办,再沖上去干架?如果何之洲又摆出拳王的POSE,他怎么办?

沈熹“哦”了一声,这才想起921的寝室长是猴子大人啊。

何之洲:“难道你已经撸过了……”

熹熹……汐汐……沈熹对自己和凌潮汐撞了小名这事十分不开心,她一把拉过了何之洲,对大家说:“熹熹明明在这里,他哪有哭……”

壮汉因为张然在场,玩起了小清新,弱弱地开口说:“吃榴莲算不算?”

猴子碰碰自己的鼻子,壮汉说最近的沈美人有点让人疼不下去,他完全同意壮汉的说法,最近的沈美人,还不如他的老大惹人疼爱呢。

林煜堂背靠沙发,非常有兴趣地等着“情敌”的恶心事。

沈熹这才停下来,快速回应:“谢谢!”

何之洲实在无语,沈熹还真有脸说自己是男人啊!她了解男人么?哪有纯正的男人会说这样子的话,又不是标榜妇女之友的娘炮?!

林煜堂安慰了她两句:“胜在参与。”

沈熹带着何之洲,无耻地挤进了中间。坐下之后,她突然就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西瓜出来:“来,大家把它切了。”

沈熹看着何之洲,何之洲也看了她一眼,意思都写在眼里了:“你直接喝酒吧。”

沈熹想啊想,她本来想说个吃鼻屎的,猴子玩鼻屎能过,她吃鼻屎肯定没问题的……只是她实在没办法在何之洲强大冷气压下说出“吃鼻屎”三个字。她脑子转啊转啊,然后端起两杯酒,一杯递给林煜堂,一杯自己端着,颇认真地开口:“我这辈子做过最恶心的事就是挖了老三的墙角,老三,对不住了!”

“……闭嘴!”

林煜堂没好气地回答:“被叫走开会了。”

沈熹犹豫了下,伸出手在“自己”后背一下一下地划了起来,她知道“自己”这里从小就特别怕痒。

可她不甘心啊!

7点半,她跟着何之洲来到了这家大学城附近最热闹的KTV,然后一路来到猴子定的包厢房。

沈熹:“……”

921男宿舍麦霸特别多,但今晚林煜堂不唱了,老大不唱,就连沈美人也不唱了。猴子和壮汉属于典型的贱格,如果有人跟他们抢麦,就会唱得特别嗨,如果没有抢着,兴致也就淡下来了。

壮汉被罚了三杯。

何之洲哪受得了这样的挑逗,红着脸吼出了一句:“好……好!”

“我好喜欢何之洲哦。”

沈熹继续对这位四辩说:“你不是说凌潮汐在厕所哭么,那你快点去安慰她啊,跑过来跟林煜堂说什么,难道凌潮汐跑男厕所哭么?”

只有沈熹这只假男人,哆嗦地打翻了泡脚水,要哭晕在厕所里了……

沈美人不唱歌,猴子就邀请老大来一首,沈熹爽快地答应下来,然后对壮汉说:“快去帮我点一首《女人花》,我要梅艳芳的……”

四辩被沈熹说得噎住了。

“……”林煜堂真想浇他一脸酒啊!

沈熹打算重复说一遍,正要开口,她只觉得后背被人一拧,她看向何之洲,好疼!

何之洲不说话,连回答的意思都没有了。

“……”

突然被拉过来的何之洲愤怒地瞪了眼沈熹,不过倒是没有把沈熹的手拂去。

自行车上,她抱着“自己”的腰身,问前面的何之洲:“何大哥,你说我今天表现好吗?”

“什么大事啊,猴子快说。”沈熹最捧场了,端坐在椅子看猴子,然后鼓起了掌。

“猴子呢?”沈熹泡脚泡得无聊了,问洗袜子回来的林煜堂。

包厢里有猴子、壮汉、林煜堂、凌潮汐,以及壮汉叫来的张然。五光十色的气氛灯光下,张然和凌潮汐正在对唱范玮琪的《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》。

沈熹回答:“刚刚你去停车的时候啊……”

“是啊,没想到他对感情也有研究,说话犀利又幽默,以前还觉得他很冷呢,其实蛮可爱的。”

如雷的掌声,一波连着一波,连绵不绝。不少人都沉浸在刚刚那句掷地有声的“因为我就是男人,我了解男人”的话里,尤其是场内的女孩子,几乎都沸腾了。

“老大,别说你没有啊。”壮汉嘿嘿地笑了两声。

——

沈熹的第一局和第二句都在何之洲的帮助下,赢了个满盆彩,结果第三局何之洲去了一趟洗手间,她就被林煜堂陷害了。

猴子也拍了拍林煜堂的肩膀:“老三,我总觉得沈美人和老大非常怪异,我们先稳住,很有可能是他们故意气你,感情不都是这样一回事么,在乎你就气气你。”

第二局挂掉的是猴子,他从来就是个诚实的好孩子,他说:“我玩过鼻屎。”

“不行。”何之洲无情地开口,“想买瓜对吧。”

何之洲冷哼一声。

“汐汐还在哭呢。”四辩对林煜堂说。

猴子和壮汉安排了晚饭,晚饭结束又在学校旁的KTV定了房间,一方面感谢凌潮汐带来的麻辣鸭,另一方面,921宿舍聚一聚,融洽老三和老大的关系。

沈熹和何之洲一起走下来,一个气定神闲,一个脚步轻快。

晚上10点,除了何之洲,沈熹、猴子、壮汉和林煜堂都已经回到了921宿舍里。沈熹已经累趴了,但她不忘泡脚和腿部按摩。壮汉已经完全习惯老大那么讲究,他有点讨好地拿过沈熹桌上的瓶子,开口说:“老大,这个精油给我来点,可以吗?”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