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章

上一章:第14章 下一章:第16章

努力加载中...

何之洲从图书馆回到636宿舍,就被夏维叶拦住了,双手抱胸看着他:“沈熹,有答案就分享出来嘛,自己一个人藏着多不厚道……”

“什么?”夏维叶张了张嘴,眼里的神色是难以接受。

豆豆又拉上他的手,笑得十分揶揄:“你快告诉我,那句That’s什么的,你背了多久?”

——

何之洲嗤笑一声:“……你确定?”

师范学院四六级模拟考出来了,陈寒是宿舍里最积极的一个。她先查询了自己的成绩,有五百分,陈寒挺满意的,不枉她每天到图书馆背单词。

说不定……

沈熹跟着站起来,扯着步子走在何之洲的前面,何之洲慢悠悠地跟在她身后,突然,他发现前面的“自己”有点不对劲。

沈熹因为生活费被扣了一半,长吁短歎。

沈熹模拟结束,问何之洲:“你呢,我要不要帮你打个电话给爸爸妈妈?”

沈熹点点头,又是一声歎气。

何之洲不喜欢她裤腿往上卷,那么直接七分裤总没事吧。她一直认为气质乾净的男人穿粉色很好看,以前她让林煜堂穿,林煜堂不穿,现在终偿夙愿了。

沈熹往后退了几步,居然被发现了,但她真没办法接受夏天还穿着一条毛线裤呀。所以她一个人在宿舍刮鬍子的时候,就顺带了小腿。

陈寒疯了!

何之洲视线一路往下,直到来到沈熹露在外面的小腿,终于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了——他的毛全没了。

然后就能光明正大地给林煜堂打电话,求他办事,给他送礼物,生病了就来诉苦……

凌潮汐一副她误会的样子,说她只把林煜堂当成哥们。一句“哥们”,就把所有的“另有所图”全撇了个乾乾净净……

然后何之洲也在沈熹强烈要求下打了一个电话给沈父,主要是提醒他别忘了汇这个月的生活费。

“不要!”追上来的沈熹差点跪在了何之洲的跟前,她双手合十求着理髮师:“您一定不能给他剃啊,求你了……”

好担心,但担心就能回来吗?

沈熹赶紧追上他,扯扯他的手:“你去哪儿?”

——

与此同时,又一条信息进来,是沈父亲自发来的:“鑒于沈熹女儿刚刚通电话时态度不端正,暂扣一半生活费。”

理髮小哥下手又快又准,“嗖嗖”就把一头乌黑长髮剪短了。他理髮多年,难得遇上一张髮型百搭的脸型,水平也超长发挥了一下。

理髮小哥瞪了她一眼:“高圆圆呀!”

这个生活费要得高贵冷艳。何之洲刚挂下电话,沈熹就歎了口气说:“完蛋了,我爸准要扣我生活费了。”

沈熹把宿舍的门反锁,然后打开电脑音乐,在宿舍里练起了这支舞蹈。她从小到大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跳舞,跳到畅汗淋漓,什么烦恼也没有了。

沈熹以为何之洲说七分裤,提了提裤子说:“不帅吗?”

她一路从S大出来,只要身旁有女生经过,她都能嗅到了她们身上散发出的不安分气息,比如前面那个故意笑得很大声什么的,真心弱爆了!

何之洲一口气血猛地上来,整个人气得浑身发抖,他上前一把拎住沈熹,看着“自己”的小腿,冷下了脸:“你说说,怎么回事?”

然而得知沈熹分数的豆豆也疯了!

壮汉和猴子是一块儿出门买衣服,原因是最近他们都被某人影响,也开始注重外表美了,全力去竞争921宿舍的三草和四草。

林煜堂依旧是泡图书馆。

何之洲:“……”他拉开豆豆的手。

“阿熹,你刚刚好帅啊!”豆豆推了推何之洲的胳膊。

“不好看!”何之洲深吸一口,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,“所以你就全剃了”

夏维叶说到一半,被陈寒拉住了:“维叶,你别这样子,说不定阿熹是自己做的。”

沈熹点头,又摇头,然后一眨眼的功夫,理髮小哥的剪刀已经下去了。

沈熹给何之洲打电话,问他在干什么,也在图书馆。

何之洲把最后一块牛排吃完:“马马虎虎。”

何之洲把手中的全英专业书放在书桌上,笔挺地站立着,抬眸轻抬:“先把英语学好了再跟我对话吧。”说完,直接迈腿离开了宿舍。

是衣服么?不,还算正常,现在他已经能容忍沈熹穿各种色系的男装,只要不穿裙子都没问题。

何之洲背靠椅背,有点兴趣的样子:“你给我演示一下,你平时跟你爸爸怎么打电话的,我好学习一下。”

何之洲真有点无奈,他跟豆豆一块儿吃过饭,但他真没办法接受豆豆在他菜盘子里挑菜吃。

“我不说这个!”何之洲气急,再次盯着自己“光洁如玉”的小腿,一字一句道:“我——我——毛——呢?!”

沈熹坐在一边问:“谢娜么?”

理髮小哥是有原则的人,他看着沈熹:“帅哥,你是怀疑我的技术吗?”

“我就是觉得……有点不好看……”

沈熹赶紧追上。

髮型么?貌似也没多大区别,就是喷了点嗜喱。

随后她又查了夏维叶、豆豆的,她们的分数都在425分以下,陈寒想了下,又输入了沈熹的学号,查询她的模拟考成绩,六百多分。

沈熹一个人回到了宿舍,不过她回来时里面已经没人了。

她想到小时候的一次元旦汇演,她的舞蹈服是一条小裙子,学校的会堂没有空调,她冷得嘴唇发紫,是林煜堂把外套脱下来给她穿;后来林煜堂上了高中,她看到了林煜堂的外套穿在了一个女孩身上,那个女孩就是凌潮汐。

何之洲揉了揉额头,听不下了。

何之洲冷眼看着她们,淡淡说了句:“ That’s the stupidest thing I’ve ever heard! ”

沈熹瞅着何之洲,有点心虚:“你别急啊,大腿还留着……”

每个人都在忙,只有她无聊地闲着。沈熹想到了自己校庆的节目,不知道还能不能跳上。校庆节目单上,她的红绸舞还是重点节目……

何之洲不想说话了,突然换了一个方向,直接往前走去。

何之洲冷笑一声:“天热。剃头!”

理髮师当然捨不得给大美女剃光头的,他看着眼前这对男女,已经脑补了一部偶像剧——男孩花心负心在前,女孩剃头出家在后,巴拉巴拉,好狗血。

帅气的理髮小哥扬了扬额前的刘海,想出了折中的办法:“这样吧,我给你剪个短吧。”

沈熹对着镜子整了整衣领,出门前又从壮汉那里偷了点嗜喱。穿得好,人就自信了。

沈熹捂着脸,还在求理髮师:“求你了,别给他剪,回头我在你们这里充个贵宾卡,好不好……”

结果五分锺后,银行真发来了系统信息——“……沈建国在尾号8702汇入3000块人民币……”沈建国就是沈父。

因为林煜堂的关系,她和凌潮汐也认识了。她直接告诉凌潮汐,“我和林煜堂以后是会结婚的。”

何之洲看了眼手机的短信,确定了一个问题——奇葩果然是遗传的。

何之洲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:“不需要什么髮型,剃光就好。”

何之洲往左边走:“一般般。”

“刚刚还可以么?”沈熹问何之洲,口吻有点邀功。

比如沈熹就帮何之洲打了个电话,具体是联系一位公司的主管,解决了一个技术难题。这个问题很专业,她基本上是按照何之洲写在纸上的内容念完的。

“这不太好吧。”沈熹眨巴了下眼睛,看着何之洲那么认真的样子,以为他是真的想学习,就模拟起来:“……老爸,最近我在微博看你发的吃吃喝喝,可真羡慕啦,不过你的女儿可就完蛋了,已经穷的揭不开锅啦,最近两天都是吃堂堂的,学校的菜钱又涨价了……”

“不要!”沈熹猛地抱住何之洲,“我剃了头不好看。”

豆豆有点生气了:“阿熹,你最近都不跟我吃饭,晚上就算了,我理解你要跟林哥哥一块儿吃,但中午呢?”

最后剪好时,他双手放在何之洲的肩膀上,十分满意地说:“多漂亮,跟我女神一个髮型呢?”

何之洲已经吃好站了起来:“不用,他们都在国外。”

何之洲是真的生气,甩开沈熹的手,直接朝路边的一家理髮店走了进去,进门就在理髮椅上坐了下来。

晚饭,何之洲是跟沈熹一块儿吃的,吃饭事小,具体是交换手机处理业务。如果有必须回复的电话,就按照另一方的指示回拨电话。

同时,里面帅气的理髮小哥也来到了何之洲的后面:“美人,想弄个什么髮型啊?”

这真是……太酷了!已经震惊得呆若木鸡的豆豆一块儿追了出去。

沈熹出了一身汗,沖了一个凉水澡出来,然后换上了新购买的男装,粉色男款衬衫和白色七分裤。

理髮师:“……”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